柒柒七夜

关注慎重。一个低产的辣鸡懒蛋蛋。啊,好累。【躺倒】

哈哈哈哈哈哈明老板最后的表情我喜啊哈哈哈哈哈

灵魂非审阿咩:

现paro小故事,以后随机继续剧情【x
因为正在画的条儿太长了就先画个小东西放松一下【

静寂 第六节





“呜呜⋯⋯一期哥⋯⋯”

当我拉开门来,就听到里面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长谷部在我身后动了动好像要说些什么,被我挥手拦住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飞快地接近我,随之而来的则是小腿上蔓延开来的疼痛。

原来是五虎退身边的小老虎趁人不查,有几只跑到了我身边,狠狠地咬住了我的腿。
虽然小老虎们看起来像是奶虎的样子,咬起人来却真是毫不留情呢⋯⋯
“⋯⋯”听到身后不远的长谷部和大俱利双双上前。
“五虎退,就算再怎么,你面前的,也是我们的主上!管好你的东西!”身后很快响起了长谷部愠怒的声音。

“主上!请原谅我的弟弟,他并没有什么恶意!他⋯⋯”一期有些惊慌地为自己的弟弟求情。
感觉到裤脚有温热的湿感,我并没有伸手挥开小老虎们,只是阻止了长谷部大俱利要帮我赶走小老虎的举动,伸手示意一期不必多言,轻轻俯身蹲下,耐心地安抚着发出恐吓声的小老虎。
也许是我没有做出什么威胁到小老虎的举动,很快小老虎们就放开了我的腿,乖乖地退回到一边,也没有发出恐吓的嚎叫声了。

在场的人一时还没有什么反应。
我仔细听着声响辨认着五虎退和一期的位置,一步步摸索着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主上?您的腿受伤了!我让人帮您看一下吧!”身后的长谷部不放心地询问着。

“我没事儿,一会就好了。”我说道。
接着,我根据五虎退微弱细小的哭声,挪到了他的面前,半跪在地板上,好与他的位置持平。

“莽撞地让你的一期哥出阵,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是我的疏忽,抱歉。”我对着还在小声啜泣的五虎退说道。”
“虽然我并不知道在我来之前,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不会贸然询问你们。”我顿了顿,继续说道:“对于我来说,你们大家都是非常优秀忠心的付丧神,我尊重你们的一切选择。我希望能创造一个让你们都能平和幸福地生存下去的地方,也不会强迫你们做些什么。五虎退,你的兄长,是一个很优秀,温柔,可靠的人,我很欣赏他,我让他出阵,是为了让他更强大起来,成为你们栗田口家坚定的支柱,并不是想要让他置身于危险之中。”
“呜呜⋯⋯主⋯⋯主上⋯⋯”五虎退的声音还是有些怯怯的感觉,但是,我感觉到了他的情绪开始稳定下来了。

“我以我现在的审神者的名义起誓,我会保护你们大家,让你们大家在一个能不用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安全环境下生活。请相信我并为我所用吧。”我认真地说道。

“呜呜⋯⋯主上⋯⋯对不起⋯⋯是我⋯⋯害你成了这个样子⋯⋯”五虎退还是委屈地小声哭泣着,并轻轻地伸手碰了下我额头上的“角”。
面前小小的付丧神不安地哭泣着,明明只是冰冷刀剑化成的人形形体,却拥有着像人类一样鲜明多样的情感呢⋯⋯

感受到那细微的令人不适的力量在减弱消退,我摸索着面前五虎退的具体位置,将他满脸的泪水轻轻擦去,揉揉他柔软的发丝。

“一期殿。”
“是,主上,有什么吩咐吗?”
“带五虎退去好好休息吧,毕竟是短刀,不多休息可是会长不高的呐。”
“⋯⋯是!”

刚说完我正准备起身,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血好像一下子冲到了脑袋里一样,很快就向身后倒去。
接着就再次落到了那个熟悉安静的怀抱里。

“休息。”冰冷低沉地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我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事情解决了大半,长谷部开始去处理这件事的后续工作,而我则是被大俱利毫不客气地“请”回了房间。

“⋯⋯额,大俱利,其实我可以自己走路的。”被大俱利打横抱着走回房间,虽然自己看不见,但是我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
“⋯⋯”大俱利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无意间轻轻按了一下我的小腿。
“嘶!!”刚刚明明不怎么明显的伤开始隐隐作痛,还有越来越痛的迹象。
“哼。”他冷冷地哼了一声。
我本来要反驳的话被他及时堵在了喉咙里。


回到房间后,药研藤四郎也在我的房间外等了一会儿了,应该是一期叫来的吧,在房间里调整好位置,药研走进了我的房间开始为我检查伤势。

“退的小老虎造成的咬伤并不是特别严重,但是也要多注意一些。我会找一点药给您按时擦,伤口常通风,不要沾水,很快就会好,至于大将您额头上的东西,应该也会很快恢复,吃食上我会告诉食当番的老爷们注意一些细节,不用担心,注意多休息。”认真叮嘱好需要注意的地方,生怕出什么差错的药研,甚至准备了一张注意事项的表,交给了大俱利。


“大将,就交给您了。”药研不放心的叮嘱着。
“嗯。”大俱利一反常态地没有拒绝,认真地听着。
“对了,大将。”把一切叮嘱好后的药研,突然叫住了我。
“?有什么事吗?药研?”我问道。
“我的兄弟给您造成了麻烦真是抱歉,我替退向您道歉,希望您不要怪罪退,他不是成心要这么做的。”药研认真对我说道。
“嗯,我知道,退是个好孩子,我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放心好了。倒是我,”我顿了顿,继续说:“我对你们太缺乏关注了,忽略了你们的感受,以后我会注意的。”

“⋯⋯大将。真是可靠的人啊。”听到我的话后药研沉默了几分钟,才回答了我。
“嗯?”我正要回答点什么,身边的大俱利却开口了。
“赶紧休息。”依旧是冷冷地回答,却让我觉得心里暖暖的。

“现在大量的休息时间对大将您的身体是很有帮助的,那我就先走了。”药研说完,收拾好东西离开了。
等药研走后,大俱利一声不吭地起身扶我睡好,盖好被子就挪到了一边。
“额⋯⋯”我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显然他并没有给我准备说话的时间。
“啧。睡觉。”

看样子他是打算在我房间里看着我了?
虽然知道自己房间里有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很快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这是越写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小尾巴——————————————————————————

嘛,还没有介绍过自己呢,这里做个简单的介绍吧。这里柒,叫柒柒小柒柒夜什么都请随意,最近刀男/梦百中毒,明石清光本命ww杂食向动物,只雷明石受,懒癌晚期,偶尔产点粮喂喂自己,好饿QAQ⋯⋯勾搭调戏随意www,有什么好的脑洞也欢迎交流ww,产粮龟速慎fo,最后附上B站id,要来一起玩吗(•̀ω•́)✧

静寂 第五节




正当此刻,在情况快要不可收拾的时候——
“呀啦,这可真是不妙啊。”许久不见的狐之助也突然出现在了地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狐之助君?”看着半倒在地,拒绝所有人靠近的主上,烛台切焦急地询问道。
周围的喧闹,也因为狐之助的出现渐渐平息,安静下来。


“唔……看主上现在的状况,应该是初级‘暗堕化’的样子。但是,‘暗堕化’出现的原因却并不在于主上。”狐之助停顿了一下,毛绒绒的大尾巴晃了晃,继续说道:“本丸里,有人开始有暗堕的倾向了。刀剑男士暗堕化是需要时间的,且暗堕化是不可逆的。而暗堕的刀剑男士,会影响到为大家提供灵力来源的审神者。特殊的是,审神者作为一种特殊的存在,其暗堕化过程却是可逆的。所以……”

“所以,当务之急是找出那个有暗堕倾向的刀剑男士……阻止预防其暗堕,对吧?”一直在人群里没有说话的三日月宗近,收起了平日慵懒地态度,优雅冷静地开始分析现状。

“的确是这样,但是……阻止刀剑男士暗堕,只有现在的主上才可以做到。”狐之助为难地摇摇大尾巴回答道。

大家的视线也随着话题的中心人物而转向了一旁的主上。

瘦弱苍白的身体,赤色鲜艳的血花慢慢地从这个刚上任不久的审神者额头上,从还带着诡异的,青绿色火焰的“角”上慢慢流淌下来。
羸弱不堪的少年吃力地喘息着,想要努力站起来却还是屡次失败,尝试了几次后,他最终还是无力地歪倒在一旁。


“唔⋯⋯”
不知道休息了多久,我总算从深眠中醒来。
周围一片安静。
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忆了几分钟后,我总算想起来自己昏睡过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我有些迟疑地摸索着自己的额头。
果然,冰冷坚硬的“角”触觉并没有消失。
“我,这是⋯⋯变成了⋯⋯什么⋯⋯”我毫不自知地喃喃着,自己身上未知的变化开始让我迷茫起来。

“啧。”
突然的声音出现在我身前不远处。

“⋯⋯大俱利?你⋯⋯在啊。”意识到这个声音是谁的,虽然还是很担心自己的问题,心情却意外的安定下来了。
“⋯⋯出阵中断后就回来了。”大俱利难得解释这么多。
“是吗?抱歉了,应该是我的力量失控了吧。我也睡了很久了吧?看护我那么久真是麻烦你了。”我一边对着大俱利在的方向说一边打算起身收拾一下自己。
但是身体却意外地感觉到疲倦,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面栽去。

然后,身体被意料之中地接住。
“谢谢,不知道怎么回事提不起力气啊。”我无奈地说着试图从大俱利的怀里起身。
“你的力量受到了影响,好好休息。”稳稳地扶着我的大俱利认真地说道。
“我没事的,很快就能恢复了。不用担心我。”我抬头,也向着大俱利的方向认真地回答着。

“⋯⋯”大俱利没有说话,也没有放开扶着我身体的手。
“⋯⋯我会休息的。等我把本丸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解清楚我就会好好休息的。”没办法,我只能认真地向大俱利解释着。

还是沉默。
正当我要打算挣扎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长谷部的声音。
“主上?您醒过来了吗?”
“嗯,长谷部吗?进来吧。”说完我轻轻地挣脱了大俱利的手腕,坐正了身体。
身边的大俱利还是一言不发。

“打扰了。”说完后,长谷部进来整理好自己,坐在了我的前方不远处。
“主上您的身体还好吗?希望大俱利有帮您分担您的负担就好了。”
“啊,我还好,没有什么大碍了。大俱利很好,帮我分担了一些麻烦,很认真呢。”我回答了长谷部的问题。

“嗯,是这样的,关于影响了主上您的力量,导致了您力量失控的刀剑男士,已经找到了。”长谷部认真地向我汇报着。
“!是吗?是谁?”我有些惊讶,想不到效率这么高,已经找到了问题所在呢。
虽然之前昏倒了,但是狐之助关于刀剑男士暗堕化的事情我还是有听到的。

“是栗田口家的五虎退。在一期一振出阵后不久五虎退的状态就有点不对劲了,过了不久主上您的力量就开始失控,我们的出阵也因此中断被传送回来了。”长谷部说完,停下来等我回答。
“嗯⋯⋯那么现在情况怎么样?”我略微思考了一下问道。
“五虎退已经被控制好了,一期一振正在安抚他,但是他的力量和情绪已经开始不稳定了。考虑到主上您的身体问题,我建议让一期一振把五虎退带到您这儿来。”长谷部说。

“不。不用了。”听到长谷部的建议,我否决了。
“可是!主上!您的身体!”长谷部有些着急地想要阻止我。
“我没事,说起来,最近要解决的事情很琐碎,都没有好好关心一些短刀们的情况呢。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有我的责任,我去解决掉。”说着,感觉到身体已经有力气活动了,我开始起身准备。
“主上!”长谷部的声音已经开始焦躁不安了。
身边的大俱利也挪动了身体,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保证,很快就解决好一切,然后回来休息。”我顿了顿,接着说:“就当是我偶尔的任性吧,不解决好的话我也没办法好好休息了。”

⋯⋯一片沉默。
接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到大俱利让开出路说:“走吧。”
长谷部也放弃地叹气:“那就早些弄好吧。”

“嗯,谢谢你们的关心。”我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准备出门。

“'⋯⋯并没有关心你。”大俱利说。
“⋯⋯主上您就这样走了?好歹衣服再多加一件啊,才刚刚醒来不久⋯⋯”长谷部追在我身后说着。

“没有时间了。栗田口家的事更重要。”说完便让长谷部在前面带路。


“快要到了。”一两分钟后前面的长谷部说。
“嗯。”我应答着,伸手拢拢大俱利从房间里拿来的外套,不由地感慨着大俱利的细心。


“呜⋯⋯嗝!不⋯⋯不要!一期哥!我不要一期哥去出阵!一期哥出阵的话,一定,嗝!一定又会像之前一样!会回不来的⋯⋯呜呜呜,一期哥⋯⋯”
“嗷⋯⋯嗷嗷嗷!!”
“嗷嗷嗷!”
“⋯⋯”

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我就已经听到了五虎退哭的开始沙哑的声音和小老虎们焦躁不安的嚎叫声了。

“主上,到了。”长谷部说。
“嗯。”
说完,我伸手摸索到了拉门,拉开了门。




————这是吐血更新的新章节小尾巴————————————————————————













小清光啊,多可爱。【咸鱼躺】

静寂 第四节






距离我来到本丸,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一切事务基本都慢慢开始回归正轨。
只是,这和平的表象之下,到底掩藏了怎样的暗流,却是我无法得知的。

我不知道在我来到这个本丸之前,这里到底是怎样一副光景。我不会向刀剑们寻求真相。恐怕真相也不会是我想要看到的。
再多的安抚也是于事无补,对于这个快要陷入绝境的本丸,这些已经伤心绝望的刀剑们,于我,于他们来说,这种时候,大家都已经是互相渴求,互相依靠了吧。



“嗯⋯⋯”
在微凉的早晨醒来,我迷迷糊糊地起床。一时想不起来自己身处何处。
起身洗漱整理好寝衣,摸索着放在身边的衣物,我窸窸窣窣地穿戴好。却发现自己经常遮眼用的布带怎么都找不到了。
“⋯⋯奇怪⋯⋯在哪儿呢⋯⋯”我呢喃着一边摸索。
突然,身后的拉门倏地被拉开了。

“⋯⋯”
来人一声不吭,然而我对这样的静寂早已习惯。
“大俱利吗?有什么事吗?你等一下,我找一下东西。”我边摸索边回头说着。
“⋯⋯啧。”
还没有找到,身体就被扳了过去。
修长冰冷的指尖轻轻划过我的脸颊,有些稍微长的头发被轻轻撩起,很快布带就被细心地系好。
“谢⋯⋯谢谢。”我习惯性地顺手摸了摸自己眼睛上的布带,有些诧异大俱利的举动。
“麻烦死了。”没有多余的话语,大俱利冷冷地回答道。

虽然大俱利每次都很不耐烦地嫌弃着我,但是与他冷冷的语气不同,他实际上是个很细心温柔的人。无论交给他什么事,虽然会嫌弃,但是他都会认认真真地完成。

“所以说,本质还是一个好孩子吗?”这么想着,我不由得说出了口。
“⋯⋯”
意识到大俱利还在我身边,我连忙止住快要脱缰的思绪,希望他没有听到。

整理好自己后,我才转身问身边的大俱利:“好了。大俱利有什么事吗?”
“⋯⋯手入都好了。”大俱利默默说道。
“嗯?所以?”我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等级不够。麻烦。”难得他总算说了句长话。
“意思是要出战吗?没问题吗?”我有些不能理解。

“……可以出战。”大俱利默默说。
“嗯……那等我安排一下出战人员吧。大俱利你帮忙叫一期,长谷部,太郎,小狐丸还有石切丸来一下吧,准备好刀装今天先出阵探索几次吧。”
“……”
话毕,只听到大俱利起身,然后渐渐远去的声音。

很快,大家都准备好出阵了。帮大家准备好刀装,正要出门时,一期一振突然叫住我说道:“主上。我的弟弟们,就交由您暂为照料了。”
“嗯,放心好了,一期殿,我会照顾好大家的。大俱利,队长交给你,祝你们武运昌盛,平安归来。”我交代道。
“啧。”
虽然大俱利没有说什么话,但是我相信他肯定会做好一切的。
没有什么理由,我就是这么觉得的。

送别完大家,我突然发现自己其实也是无所事事,猜测时间差不多,我正准备回房间,在路上,遇到了正要准备食材的烛台切。
“?主上?他们已经出阵了吗?”烛台切问。
“嗯。呐,烛台切,为什么他们那么急着出阵呢?明明才受伤好了不久吧?”我忍不住问出了口。
“……是小俱利向您要求的吗?”烛台切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是的?”
“嘛……那就没什么奇怪的了。说到为什么,就和我们的前任主上有关系了。我们之前的主上,是一个只注重战斗讨伐敌人的战斗爱好者,说起来讽刺,明明我们才是杀人战斗的利器,然而……”烛台切不由得苦笑了一声,又接着说:“我们那个前任主上对于战斗的热情,可能比我们这些刀剑还更为强烈。每次战斗回来,本来就已经伤痕累累,稍事休息还得立马出阵……明明大家都已经开始疲惫不堪……而受伤的短刀因为战斗力也不如打刀太刀之流,被前任主上认定为无用之物,于是就一直被放置着,后来,小俱利主动要求出战,作为回报,他只要求前任主上让短刀们手入。”烛台切耐心地解释道。

“那……那个时候一期殿没有和你们的前任主上说吗?”我问道。
“那时候,一期殿已经因为高强度的出阵陷入了赤疲劳,无力起身请求前任主上帮他的弟弟们手入……。”
“……。”听着烛台切的解释,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可能小俱利认为,你让大家手入了,相对应的,他希望通过出战获取战利品来回报您吧?其实小俱利,从来就是一个心软善良的孩子呢。”烛台切认真地说道。

“嗯。我知道。”
是的,我一直都知道,这个口是心非的付丧神从来就是这样,不是吗?
明明对方给予他的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恩小惠,可他却会认认真真地回报你。让你对他这份别扭却又无比真诚的心意而感动。

“要是主上您没有来到这个本丸的话,这里的光景肯定会是另外一种情况吧?大家好不容易拥有的一切,肯定又会再次失去吧……”身边烛台切的声音突然变得惆怅而无奈。

其实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应该让他们感激的事,相反,我自己却从他们这里,得到了属于自己的价值。

“……我,并没有为你们做什么,该让你们这么拼命的事啊……”
我不由得将心里想的说出了口。

“嗯?主上……”烛台切仿佛有什么想说的欲言又止。

!!
异变就在此时突然降临。
突然间,我觉得头痛得就像要炸开了一样。
“怎么……回事……”我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感觉到好像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头顶流下来。
“主上!主上您怎么……”连身边的烛台切的声音也渐渐在我耳边远去。
身体也仿佛失去力气一般虚脱地跌倒在地。

头痛的频率开始越来越激烈。
“……到底,发生了什么……”越来越多的温热从额头滑落。
身边……貌似来了不少人……
大家都在……说什么呢……
四周大家的说话声越来越嘈杂,身边仿佛有人想要扶我一把,被我无力地推开。

我……这是……怎么了……
我抬起手,慢慢摸向我头痛的地方……
好像,有什么,坚硬的,冰冷的……光滑的东西从我的额头上长出来了。



————这是隔了好久才产出的辣鸡新章节的小尾巴——————————————————————




静寂 第三节



“主⋯⋯主上哟⋯⋯”

刚踏进房间,突如其来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踉跄了两步,突然猛地往身后栽去。

啊,这次,又要摔到哪儿了呢。
我愣愣地想着。
身体并没有如想象中那样摔倒,而是撞到了身后的胸膛。

“啧。”不耐地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谢谢。”我连忙转身向身后的大俱利伽罗道谢,这才转头面向我房间里的“不速之客”。
“嗯~新主上哟,我是五条家的鹤丸国永,突然叨扰您吓到您了吗?哈哈哈~真是有意思的表情呢。”一个听起来很愉快的声音在我对面的不远处响起。

我稳定了一下被惊吓的情绪,试图让自己的表情变得平静一些,正要开口说点什么,突然,我的鼻子就闻到了对面淡淡的血腥味。
“?鹤丸殿?你受伤了吗?”我不由得向前多移了一步,希望能清楚地嗅到血腥味有多浓重,借此判定伤势。

然而,对面只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很快又应答起来。
“啊,这个嘛,只是之前您没来时受的一点小伤⋯⋯”
“大俱利伽罗,手入室栗田口家手入完了吗?”没等鹤丸说完,我便开始询问身后的人。
“⋯⋯还有一个在手入。”意思就是还有位置可以手入吗?
“那材料还够吗?”我接着问。
“⋯⋯材料很多。”顿了顿,大俱利伽罗回答道。
“那就拜托大俱利你先带着鹤丸殿去手入一下吧,之后麻烦你让没有受伤的刀剑来我房间一下,对了,先让受伤的刀剑去手入,短刀还有重伤刀优先,手入室人手实在不够的话我一会儿再去帮忙。”
交代完大俱利伽罗,听着他默默地将鹤丸拖走的声音,我不由得摇了摇头。

“嘛,主上哟,等我手入完有时间再来拜访您好了,哈哈哈!!”被远远拖走的鹤丸还不忘了向我打个招呼。
“⋯⋯”真是希望最好不要再来那么刺激的“招呼”了。


“呐,小俱利,你说,我们这次的主上的到来,究竟是好⋯⋯还是坏呢?”
“⋯⋯我怎么知道。还有,不要叫我小俱利,并不想和你混熟,哼。”
“唉??小俱利哟不要这么冷漠呀~我可是会难过地哭出来哦?”
“⋯⋯手入完记得把地上的血擦干净。”
“!!啊啊,好难过啊,小俱利也真是的⋯⋯”
鹤丸躺在地上,一边看着澄澈的晴空喃喃自语,一边被大俱利伽罗扯着衣领向手入室走去。
今天的天气,也是一如既往地晴朗呢。

到了傍晚,等大家都休息够了,收到我的通知后,大伙儿也开始陆陆续续地来到我的房间。

时间差不多了。
我侧耳听听,感觉到来到房间的人其实并不多,稀稀拉拉地来了一部分,剩下没有来的,应该都多多少少受了伤了吧?

这么一想,心里挺不自在的。
虽然这些付丧神都是由刀剑幻化而成的,但是他们在被赋予这血肉之躯之时,会愤怒、会伤心、也会难过,拥有着人的七情六欲,却要被迫为不珍惜爱护他们的主人卖命,直到最后一刻。
这样想来,我的孤苦无助好像就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咳,大家既然都来了,那我也就开始正题吧。”我习惯性地清清嗓子。


⋯⋯
“以上,是关于这个本丸存在的一些问题,对于各位所提出的疑问我也会想办法妥善解决,有什么意见也欢迎各位随时来找我商论。”

好久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还要一边考虑问题一边针对大家的疑问想出好的解决方案,虽然累,却让我感觉到充实和被需要的满足感。

这之后让大家各自休息或是照顾伙伴去后,我便放松了下来,感觉说了好半天的话喉咙干涩地不行,我起身准备找点水喝一下。
“嗯⋯⋯我记得,大概在这里的⋯⋯”我摸索着向记忆中茶壶茶杯的地方走去。

“啊,找到了。”这么嘟囔着,我伸手提起茶壶,另一只手准备摸索着拿茶杯,没想到,茶杯还是从我的之间滑出去,摔在了地板上,发出了声响。
“⋯⋯”同时,门也被迅速地拉开了。
“?是大俱利伽罗吗?”即使沉默却还是让我感觉到了无法忽略的存在感。
“啧,麻烦。”对方不耐地说了一句话,然后走了过来,夺走了我手中的茶壶,我张口,刚要说点什么,手里就蓦地被塞进了一杯暖和的饮品。

淡淡的花香从杯子里散发出来,暖暖的温度从熨帖的手心传到了身体上。
“光忠做的。并不是想和你混熟。”大俱利伽罗的声音从我身边响起,还伴随着杯子碎片被拾起的细微响声。

“知道了。谢谢。”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表情,我还是能肯定,自己的表情一定出卖了我现在的心情。
“⋯⋯我出去了。”大俱利伽罗说完,便毫不犹豫地起身出门了。


大俱利伽罗一直不太喜欢看到新任审神者的表情。
阴郁,沉默,总是一个人待在某处,一言不发。只有需要和人交流了,他的表情才会稍微放松不是显得那么难看。
这样的审神者,就像是另外一个自己一样。虽然大俱利伽罗并不想承认,但是,的确是这样。
别扭,阴郁,死气沉沉,不讨人喜欢的模样。

但是,今天看到他与大家讨论时,满足享受的表情,大俱利伽罗又觉得,这个人好像又活过来了了一样。对,那副鲜活生气勃勃的模样,让大俱利伽罗很是不解。
到底有什么那么值得开心的?

等开会开的差不多了,注意到他有些干涩嘶哑的声音,大俱利悄悄地离开了房间。

回来时,听到他房间的响声,大俱利毫不犹豫地拉开门,看到了正准备自己找水喝的他,把自己手里拿的饮品交给他,大俱利看到了。
他满足的笑容。
以往死气沉沉的神情全然不见,浅浅地笑容从他苍白瘦削的脸上绽放,这时候,大俱利伽罗才感觉到,眼前这个人,还只是个少年。

收拾好碎片,大俱利伽罗起身,看到这个人蒙着眼睛的脸,说了一声后,退出了房间。
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大俱利忍不住皱眉。人类,真是奇怪的东西。
而自己,也开始变得不受控制了。





——————难得粗长的一章的小尾巴【并不】————————————————————————


静寂 第二节





“呼⋯⋯”总算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是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呢⋯⋯我迷迷糊糊地想着。

稍微放松了一下刚刚因为精神集中时绷紧的神经,我将盘坐的双腿慢慢伸直放松,用没有受伤的右手轻轻掀开左手宽大的衣袖。
“嘶!!”随手一摸,果然肿起来了。
可能因为稍微耽误了一些时间,肿胀得有些严重。
但是我这时候顾不得这些了,要是不快点把手腕接回去的话会很糟糕吧⋯⋯

“咔嚓。”一声清脆的骨头响声响起,一直疼痛不堪的手腕总算是缓解了一些。
随后我又检查了一下膝盖,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手摸上去还是有一点钝痛,想必应该也是留下了淤血吧。

“唔⋯⋯”再摸了一下自己的左手,已经确定没有那种钻心的疼痛了,只是稍微有点肿了,我起身,整理一下稍微凌乱的衣装,决定去找一些冰的东西冷敷一下。

拉开门,刚刚决定随便找一个方向走时,一只手冷不丁地捉住了我的左手腕。
“喂。”听声音应该是大俱利伽罗吧。
“嘶!!”本来稍微好转的手腕又开始火辣辣地痛了起来。
痛的我都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声了。

“?”虽然没有问什么,大俱利还是及时松开了我的手腕,但是,下一秒他便顺手掀开了我的衣袖露出了藏在里面的手腕。
“⋯⋯抱歉。”虽然语气还是冷冰冰的,但是我还是从中听出了一点懊恼的意味来。

“没事。不用担心,大俱利伽罗,你知道哪里有冷水吗?”毫不在意地轻轻挣脱大俱利拉着的袖子,我默默地将手腕再次藏到了衣袖里。
“⋯⋯并没有担心⋯⋯跟上。”大俱利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挑了一个方向走开了。
“⋯⋯”我很快跟上了大俱利的脚步。

咚,咚,咚⋯⋯
稳重的步子在我的身前响起,其实本丸的木质地板走路的声音已经够大了,但是在我前方的大俱利还是刻意地放重了每一步走路的声音,走路的声音就一直在我前方一声一声地响起。

虽然大俱利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淡,但是我仍然察觉到了他细心的一面。

过了一会儿,他便停下了。
“在这里等一下。”他说完便离开了。

“?”感觉到自己所在的地方并不是在室内,而且附近貌似有这潺潺流水的响声。
这么一听,我就转身,朝着发出水声的地方走去。


“哗哗⋯⋯”
瘦小苍白的手腕浸在幽绿清澈的池水中,因为肤色太过苍白,显得肿胀的地方尤为刺眼。
深灰色的衣服服帖地覆在这个男人瘦弱身躯上,甚至于能够看到突兀的骨头形状,漆黑却毫无光泽的黑发整齐地包裹住瘦削的侧脸,再往上,原本应该是如夜般漆黑眼眸的地方,却悄然淹没在灰色布带的背后。

明明,可以拒绝掉这么麻烦的任务的。
但是,这么虚弱瘦小的身躯还是努力地挣扎着。
就像濒死之鸟一般,徒劳,无力地挣扎着。

大俱利拿着东西回来,便看到这样一副光景。

“⋯⋯?大俱利伽罗?是你吗!”好像感觉到了周围气息的不同,我朝着感应到气息的地方说到。

“⋯⋯啧,麻烦死了。”身后的大俱利伽罗一边说一边将什么东西放在我身边的水里搅了搅,然后将我浸在水里的手腕拿了出来。
仿佛感受到他指尖微凉的温度在手臂上氤氲开,接着,一块柔软冰凉的毛巾便敷在了我的手腕上。
比起冰冷的池水,浸湿的毛巾确实让我感觉到舒服了许多。

还没等我将答谢的话说出口,大俱利伽罗接下来便掀开了我的裤脚,然后,又是诡异的沉默。
膝盖⋯⋯看到了吗。

“额⋯⋯大俱利伽罗,我⋯⋯”正要说明什么,大俱利便很快打断了我的话。
“⋯⋯麻烦死了。”
“⋯⋯”

不管怎样,经过一番折腾,在大俱利伽罗的帮助下我总算是处理好了摔伤的地方。

在大俱利伽罗的带领下,我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大俱利伽罗,谢谢。”跟在他的身后,虽然听见的脚步声并没有因此停顿,但是,我知道,他一定听见了。
“哼。”没过多久,只听到在前面走的他发出了一声冷哼。

“哒哒⋯⋯”不知走了多久,前面的大俱利总算是停了下来。
应该是到了吧。我估摸着距离,摸索着拉开了门⋯⋯
“⋯⋯主⋯⋯主上哟⋯⋯”
断断续续又略带沙哑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







————我是莫名其妙留下悬念的小尾巴————————————————————————




静寂 第一节

阅读注意:
1.cp:大俱利伽罗x男审;
2.男审有眼疾,本丸设定为惨遭前审神遗弃快要暗堕的本丸;
3.ooc有;
以上能接受的请继续——






刀剑乱舞——马上开始!

感受着自己身体中奇怪的感触,好像自己灵魂深处好像和某处有了奇怪的联系,下一秒,自己的身体一轻,好像降落在了某处。

自己为什么会在现在这个地方呢?事情还要从前几天说起——

我是一个普通人。换个说法,没有从母亲身体里带出来的视力障碍的话,我的确是一个普通人。
可能由于我先天的视力障碍,父母也承受不了一个以后都需要他们照顾,麻烦他们的累赘,又或者有什么难以说出口的原因,不管什么,都不重要。在我还没有记忆的能力时,他们便抛下我,让我自生自灭。
但是我并不恨他们,可能他们有自己不能说的苦衷吧,我总是这么安慰自己,反正再怎么艰苦,我也好好地活到了现在。

话扯远了,事情源自于某天,当一只狐狸找上我的时候,我是难以置信的。

“——您想要有人陪您吗?一个人其实很辛苦吧?没有人可以说话什么的真是很难过呢。”狐狸用它毛茸茸的身体在我脚边轻蹭,一边说着话。
⋯⋯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其实该反驳它的。但是话就像哽在咽喉里一样,什么都说不出口。

“您的身体里,有强大的力量。我们,需要您的力量。您可以帮助我们吗?”狐狸说完,蓦地起身纵到我的膝盖上,坐了下来。“您有什么要求的话,我们可以做到的,都可以满足您哦!”
⋯⋯要求⋯⋯吗?我有什么可以想要的呢?失去的太多,反而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是答应了请求。

“感谢您的帮助!您现在会被我们送到一个地方,在那里,有很多名刀剑化身为人的付丧神。您需要做的就是做为审神者,制约管理他们的力量。本来还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您的,但是,这个本丸之前出了一点小问题,相信如果是您的话,一定能够解决的。”狐狸说完,就感觉身体一轻,感觉自己貌似出现在了某处。

⋯⋯!!目不能视以及周边的未知环境,让我产生了恐惧,但是,我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周围有人的气息!因为视力障碍,我的其他感官要比别人灵敏得多。
看对方没有什么动作,我也没有动,等待着什么。

⋯⋯过了很久,对方也依旧没有反应。我忍不住出声:“您好?我是今天新来的审神。”
⋯⋯依旧是一片沉默,在我等到快要忍不住时,对面才传来了声响。
“——啧,麻烦。”低沉不耐的声线,好像有什么很烦躁的东西似的。

“⋯⋯额,我⋯⋯”还没有说完,这个声音就很快打断了我的疑问。
“跟上。”冰冷的声线出现在我的前方不远处。

“⋯⋯”什么也没有说,我迟疑的跟上前方的人的脚步。
“沙沙⋯⋯沙”脚步节奏很规律,在我的左前方不远不近地移动着。
尽管我已经尽力想要跟上前面的人的节奏,但是毕竟现在自己身处陌生的环境,需要适应的时间,所以只能无力地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
“⋯⋯唔!!”没有了前面人的指引,未知的地方让我觉得有些难以适应,不知道绊到什么,身体猛的往前栽倒。

“唔!!⋯⋯啧。”膝盖和手掌狠狠地撞在满是石子的小道上,手腕好像因为没有支撑好身体,我仿佛听见了手腕发出的骨骼错位的清脆声响。
⋯⋯真是麻烦。
这样的自己,真是让人觉得困扰啊。
什么都做不了,还会拖累别人。
换了另外一只手起身,摸索着把身上弄脏的地方拍干净,正准备想要把稍微错位的手腕接正,身后蓦地传来了声音。
“⋯⋯你在干什么?”还是一如既往冰冷的声线。
“没事。耽误了抱歉。”一边道歉一边将自己受伤的地方藏进宽大的衣服里。
还是一会儿休息的时候自己处理一下吧。

没过多久就感觉自己好像进到了室内。
虽然室内没人说话,但是我还是敏感地察觉到了,室内诡异沉闷的气氛。
有很多人。明明是很多人处于一室,却安静地像是空无一人一样。

没有人说话。
死寂一般。
“我是今天就任的审神者。”清清声音,我说到。

还是一片安静。
“虽然还不知道这个本丸的情况。但是我会学着管理好一切的。如果在座的各位有什么想法的话,也可以和我商量⋯⋯”
“嗯,这位,新任的审神。”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发言。
“?请说?”
“我是一期一振,吉光家唯一的太刀。我的弟弟们在您来之前,受了一些伤,没能来全。”这个声音里隐隐蕴含着焦急和愤怒。
“是?那现在的材料应该还剩一些的吧?应该够刀剑手入的吧?那一期殿带着您的弟弟们手入去吧。”还好在来本丸之前我已经稍微了解了一些关于刀剑们的情况,不至于手忙脚乱。
“!是!遵命。”一期的声音里有着激动,很快地起身领命出门了。
⋯⋯
感觉到在场的气氛突然变得奇怪,我也并没有觉得奇怪。
对于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来说,态度漠离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刚刚带我来的那位刀剑是?”我问到。
“⋯⋯是大俱利伽罗。”另外一个陌生的声音回答了我。
“嗯⋯⋯”我稍微思考了一下,还没有回答,那个回答我的声音又问了起来。
“恕我唐突,嗯⋯⋯审神者你的身体⋯⋯?”那个声音微微带着疑问。
“嗯?啊,忘记说了,我的眼睛稍微有点问题,不太看的到东西,所以如果有做的不全面的地方,劳烦在座的各位提点我一下就好。”说完我稍微停顿了一下,不出意料地听到了在座少数付丧神惊讶的吸气声。

我正思考着自己接下来的措辞时,又有付丧神发问:“那新的主上,您的近侍问题该怎么解决?”
“这个问题⋯⋯”我突然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不如,就由接待您来的大俱利伽罗接任如何?”一道听起来低沉优雅声线悠悠地说到。
“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啊⋯⋯”
“小俱利的话的确很靠得住啊。”
“是啊是啊⋯⋯”

原本死寂的房间顿时响起了大家的议论声。

“⋯⋯嗯。那就让大俱利伽罗来担任吧。辛苦了。”话音刚落,大家的声音也及时停止。
“⋯⋯啧,麻烦死了。并不想和你混熟。”大俱利伽罗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从我的后面传来。

“?”虽然在来之前也有了解了自己所在的这个本丸里付丧神的性格特点,但是,还是为大俱利伽罗的难以亲近感到惊讶。

虽然还有对这份职责还有诸多疑问,现在便暂且不提吧。

随着与大家讨论的时间越来越长,手腕受伤的地方也越来越痛,但是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

“⋯⋯要商量的问题之后再说吧。”大俱利伽罗在我的身后及时发出声音。
“啊,也是,大家都应该饿了吧,我先去准备吃食吧。”刚刚认识的烛台切的声音响起。
“那先这样好了。”
“嗯,我也累了呐。”

话毕,大家都收拾好自己,一一离开了房间。

很快,房间里便空无一人。
“呼⋯⋯”我的身体蓦地放松下来。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确有其事,但是这个本丸的氛围的确有些奇怪,大家的关系在我来到之前气氛很凝重。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仔细了解了解好了。









——————这是作死开坑的小尾巴————————————————————










作死开始

好想开新坑啊⋯⋯想到一个不错的剧情啊⋯⋯但是不知道新坑是要写男审还是女审啊⋯⋯好纠结⋯⋯